家卫的爱意

《重庆森林》

其实人这种动物是不会轻易动感情的,或者说感情本身就是很吝啬的,更别谈爱意了,那这样来说,喜欢或者爱就显得及其难得,所以,当我第一次遇见这个女人,“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.01公分,57个小时之后,我爱上了这个女人”,其实是她中了头彩。

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变成一个很小心的人,每次我穿雨衣的时候,我都会戴太阳眼镜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,什么时候出太阳“,我是不会中头彩的,因为我变成了一个很小心的人,很小心的人不会轻易冒险。

曾经相信的爱意让我失望的时候,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,即使阳光明媚也映不出任何色彩,所有透明的可以流动的最终都会变成泪,整个世界都沉浸在潮乎乎的悲伤之中,所以“每一次我失恋,我都会去跑步,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的水分蒸发掉,而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,我怎么可以流泪呢?”我怎么可以伤心呢?我不能这样!

从超市买的凤梨罐头五月一号就要过期了,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,秋刀鱼会过期,肉罐头会过期,连保鲜纸都会过期,我开始怀疑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?”我应该明白感情这东西也是有保质期的,而且这个保质期并不确定。“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,人是会变的,今天她喜欢凤梨,明天她可以喜欢别的”。

我只知道“厨师沙拉”这道菜她特别爱吃,每天晚上都会给她带一份回去,可是我却不知道每天都吃,再爱吃的也会变腻。于是那天晚上我带了“炸鱼排”,而在她的记忆里,只记得我带过“厨师沙拉”,却不记得我带过“炸鱼排”,因为那天在我回来之前,她已经走了,“厨师沙拉”只能说那是曾经她爱吃的菜,我也像这道菜一样,她只是曾经爱我。可是你却不知道,对于你的离开,连我的毛巾、白长毛狗、甚至房子都会跟着一起哭,“我一直都以为它很坚强,谁知道它会哭得这么厉害。一个人流泪的时候,你只要给她一包纸巾就够了,但是一座房子流泪的话,你就要多做很多事情了”。

你会随着这首歌儿摇摆身体吗,你会把我嘴里常说的习惯悄悄地变成现实吗,你会潜进我的房间里梦游吗,你会假装和我背身偶遇吗,你会和我相约在“加州”却给我一张”登机牌”吗,你会在一年之后把你给我的“登机牌”写上真正的“加州”俩个字吗?

我知道有一个女孩会,她的名字叫“阿菲”。

《阿飞正传》

当那些本来无情的人动了情,说的再接近人的本性一些,无论是出于动物的繁殖需要,还是本能的生理欲望,那些无情的人,永远摆脱不了兽的本性。在漫长的10万年里,无论人类进化到何等高级的程度,即使不把自己归于食物链的一部分,依然是一种兽。我不知道阿飞的生母是一种什么样的兽让阿飞变成一只”无足鸟“。什么是”无足鸟“?“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,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,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,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”。

其实阿飞一直活在我们身边,他被生活里的谎言欺骗着,他不知自己是谁,尤其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谎言让他对任何事物产生怀疑,即使是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爱,他却说”为什么要迁就我呢?迁就得了一时,迁就不了一辈子,你和我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“,其实没有人迁就他,是他自己在迁就自己,这种迁就本质上是一种放纵,一种安全感的丧失。

其实我们早该明白生活里存在谎言,这样当我们真正遇到它的时候就不会感到那么惊讶,明白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敌意,当然也不必去弄清楚“我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”的哲学问题,人往往越想认清自己,反而越容易迷失自己。当阿飞从一开始决定弄清楚自己从哪里来然后到哪里去的时候,就已经丢掉了自己。最后他说,”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,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。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,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“。

阿飞的爱情是”一分钟“式的,他说”我这一辈子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,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会喜欢哪一个“,他当然不知道,因为他是一只”无足鸟“,无足鸟要不停地飞,它没有家,没有归属感,有的只是对死亡的恐惧。 在他的爱情里的女人是可怜的,可悲的,更是可爱的。因为他们会在那一分钟里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爱,偏偏这种爱是真真切切的,纯得像一杯白开水。

”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,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。之后他真的每天都来,我们就从一分钟的朋友变成两分钟的朋友,没多久,我们每天至少见一个小时。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,其实是可以很长的。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,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,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,但现在我看着时钟,我就告诉自己,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“。然而,内心真实的感情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忘掉呢,那种真切的幸福感就连回忆都是甜的。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一开始需要一分钟去忘掉,后来变成两分钟,再后来至少一个小时,最后却变成了一辈子。

“天开始亮了,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,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?”

曾有一只无足鸟从天亮飞到了黄昏。


我总有这么一种感觉,看王家卫的电影就像是做一场梦,那梦里满满的都是模糊的记忆。“我以为我会醒来,谁知道,原来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”,记不起特定的场景,记不住特定的人,甚至感受不到角色的情绪,因为渐渐地,你就变成了电影的主角,表达着自己的情绪,之后你需要大哭一场,或者大骂一场,才痛快地不得了。很久没写东西了,总感觉所有的文字都会透漏自己的情绪,我一直觉得所有的消极情绪从来都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,别人所谓的“感同身受”大都是美丽的谎言,大都是安慰人的话,大都是Bullshit!

PS:所有引号里的内容均来自电影台词